行业新闻

【名医趣谈】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期望人工耳蜗?

作者:责任编辑 来源:未知 2017-07-12 14:24

写在前面

关于人工耳蜗 ,我们已经听到太多,看到太多。人工耳蜗能给听障者带来什么改变,创造什么价值,已无需我们赘述。人工耳蜗还有什么局限,哪些功能是这个精妙设备力所不逮之处,又该如何提高它的效能……我们其实还认识模糊。很多家长初次面对人工耳蜗,都怀着一种复杂而强烈的情绪,既有对这个“小东西”的陌生感和排斥感,也有对它无尽的期待和被救赎的情结。

但,抛开这些情绪、情结,你,真的了解人工耳蜗吗?了解它全部的“所为”和“所不能为”吗?当你的孩子有一天和它融为一体,面对孩子听力的提升,和某方面能力的不济,你可以从心底里接受这一切,并依旧悦纳它们吗?
在这篇文章中,李鹏大夫用最亲切、形象化的语言,用最平和而不带太多感情色彩的语调,和大家谈起耳蜗的“前世今生”,耳蜗所有的优点和劣势。这些描述因为态度平和而客观,因为立场中立而全面。要知道,越多对耳蜗接近客观事实的了解,才越有助于你管理好自己对耳蜗、对孩子的合理期望值,既不夸大,也不漠视。


很高兴能够在端午节来写一段文字了。


我记得美国的盲聋哑作家海伦凯勒有一句名言:“失明将人与身旁的事物隔离,而失聪却使人与人群疏远。”我们可能不能机械的去比较哪一种残疾更加可怕,对于他们来说,一种被隔离疏远的状态实在有悖人类孜孜以求的美好梦想——自由与平等。
说起人工耳蜗这样一个东西,我已经完成接近百例手术,如果提及患者名字,我能够大概记得每个人的故事,在我和病人家属的交谈中,都感受到一件共同的事情,他们想孩子听到的就是得跟正常人听到的声音一样,感情总有理智所不能理解的理由。做手术是分内事,可不是件值得夸耀的事情,而每当我叫家长冷静下来,与周遭发生的一切和平相处,告诉他们别向人工耳蜗这个电子产品要求超出它能够给你的东西时,才觉得做医生的挑战来了,这是跟手术台上的技术无关的。
耳聋这是件不幸的事,但是也许没有那么糟糕,可以说因为科技昌明,我们也是幸运的,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我们到底应该如何期望人工耳蜗呢?很早以前我们常说人工耳蜗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人工器官,但是实际上并非常高科技的产品,它的一些参数都没法跟我们手上的手机相比,但这个东西所涉及的技术包括了电子工程,医学工程,神经电子,交叉的学科,依然有较高的技术壁垒。

人工耳蜗工作原理

内耳结构

人的听觉通路中,我们每一个器官都是各司其职。外耳集中声音,中耳传递放大,而内耳感觉声音。这个通路中的任何部位出问题,都能够使我们没法听到声音。而我们的内耳中,螺旋器中毛细胞是我们人能够感受声音的关键器官,而毛细胞病变引起的称为感音性聋,这就是人工耳蜗要解决的问题。

电子显微镜下正常人耳毛细胞整齐排列

受损毛细胞的电子显微镜图

人工耳蜗跨过了整个听觉通路中多个器官,代替我们的毛细胞去发生生物电,刺激我们的听觉神经。有一种说法是听觉重建的效果跟我们对我们自体结构的利用程度正相关,这也粗略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病人有较多残余听力的时候,人工耳蜗的效果并没有比助听器好。
经常有人问我,手术之后是否可以完美的听音乐呢?实话讲难度太大了。音乐是一种抽象而复杂的声音形式,频率分布广泛,二十几年来植入者的表现说明对整体的音调,旋律和音色方面的感知都是比较差。当然,也是不排除植入者本身是音乐天才。也有研究者在开发专门给人工耳蜗植入者聆听的音乐,这跟我们现在听到的音乐是有巨大差别的,只是解决问题的角度比较独特。

内耳感音频率分布

从声音的准确度来说,目前几个厂商中所设计的电极来看,浙江诺尔康24个已经是业界最多,每一个电极能产生一个频率,通过控制电极的放电,得到不一样的声音强度。就好像一排钢琴键,同样的频率范围,自然是键越多,每个键对应的频率就越精确。而我们的耳蜗,也就是我们大拇指大小,同时在我们目前的工艺水平,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面放置24个电极很多时候已经算是一种极限了。

电子显微下的螺旋器

我们知道电极刺激是作用在听觉神经的第一级单元螺旋神经节细胞上的,即使我们已经有了24个电极,而人内耳拥有几万个螺旋神经节细胞,单从这么一点,我们就可以理解电子耳蜗是多么“不完美”的东西,电极放电打在听神经上,就好像我们拿一把菜刀去解剖一条青蛙腿一样,一刀下去一大片,精确性无从谈起。你本应该在显微镜下用手术刀做这件事。
人工耳蜗重建的听觉跨过了外耳、中耳和内耳毛细胞等结构,接收到的信息是由外界声音信号直接转化而来的电脉冲信号,而不是自身毛细胞发出的生物电信息,这样一来声音的自然度便难以跟常人相提并论。二十年来,耳蜗的电极一直在往“纤细”,“柔软”发展,就是尽量避免破坏人内耳的细微结构,最大程度的来利用上天赐予我们的无与伦比的自身结构。
我给大家分享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视频,这是一个单侧聋患者(SSD)植入人工耳蜗之后,与听力师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测试,试图告诉我们,人工耳蜗植入者听到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认真看完这个视频,也许可以从这个视频中得到答案。



单侧聋人工耳蜗植入者告诉你听到的声音是什么样子



所以,当你想向人工耳蜗这个电子产品要求超出它能够给你的东西,例如“音乐”,“常人一模一样的声音”,都得打住了。但是,摒除经济条件这个事,如果想提高噪音环境下的言语理解,提升生活质量,还是有办法的,那么就是“人工耳蜗双侧植入”。


对于小年龄儿童来说,特别是在5岁以下儿童听觉中枢发育的黄金期,充分利用孩子大脑的可塑性,双侧植入意义是非凡的,在此我也不过多讨论。这里我分享一下我们本周完成的一例成人双侧人工耳蜗手术。

5月24日完成一例成人人工耳蜗双侧植入

这是一个93年出生的患者,双侧大前庭导水管扩大(LVAS),听力从小就持续渐进地下降,目前尚存残余听力。一辈子最黄金的时间,有着学习和工作的任务,对人工耳蜗的期望其实还是颇高,交谈过程中还涉及到了音乐欣赏的问题。而更重要的,在他眼里,听力的缺失对正常的社交和工作已经造成很大的影响,他的需求已经不仅仅是安静环境下流畅的交谈,他更希望能够在工作会议,餐桌上能够听得更多一些,我给他介绍了目前的一些解决方案。安静环境下的交流对人工耳蜗来说应该说难度不大了,而双侧植入在于言语识别率,以及声源的定位,声音大小感知,中枢神经系统的整合能力等方面,相比单侧植入优势是明显的。
也许小小的一个提升,使得他在职场之中更加游刃有余,可避免别人给他贴的诸如“内向”,“性格奇怪”等标签。最后,他们也选择了双侧人工耳蜗植入。
当然,我很冷静的告诉他,手术预后,音乐欣赏这方面的能力也许他要放一放了,音乐依然是人工耳蜗技术中一个难题中的难题,他也不是一个婴幼儿像一张白纸一样,可以重新给音乐的标准(这个标准远远低于我们正常人对音乐的标准),现阶段是没办法用人工耳蜗听到的音乐去跟听力丧失前所听到的音乐做对比了,不管这个耳蜗有多么先进。
24日的手术进展非常顺利,我们前后四个小时就完整完成了整个手术,第二天恢复良好。看着他充满朝气的脸,真心希望这个年轻人未来的路子更加顺利。
我并不太反对人们给医生这个职业所附加的“道德色彩”,这是一份工作,也超越工作,是一种人生,一种由病人给的信任所堆积的充盈感。好些患者术后经常与我保持一种联系,时常给我发来一种朋友的问候,如今天端午的祝福信息,"李医生,端午快乐"。有时候也就是这么样了,我有病人看,病人信任我,对我来讲幸福就差不多七七八八了。
而今,我们已经拥有这些天大火的“AphaGo ”人工智能,有一天人类的技术能像美剧“西部世界”里面那么天马行空,“基因治疗”,“细胞再生”,“3D打印器官”,“框架世界”都是一个个现实了,而我们孜孜以求的美好理想,我们又该如何实现自由与平等?也许世间已再无听障。
祝福人类的美好明天。
2017/05/28
中山三院 李鹏